我爱卡首页 13,170,899 人次在我爱卡申请信用卡 193,635 人次申请贷款 255家 银行和金融机构授权合作
红岭周世平:明后年互金公司经营风险将暴露
来源:华夏时报 小编:
导读:日前,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那种通过烧钱把规模扩大,再去融资再烧钱的模式,不太适合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公司毕竟不是卖商品的。“大量地去扩大规模,到最后牺牲投资人做大公司,这模式我是不想做的。我过不了良心这道关”。

  日前,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那种通过烧钱把规模扩大,再去融资再烧钱的模式,不太适合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公司毕竟不是卖商品的。“大量地去扩大规模,到最后牺牲投资人做大公司,这模式我是不想做的。我过不了良心这道关”。

  “6年多我们也就做到1200个亿,这是一种慢慢积累的过程。”在周世平看来,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滞后,这种行业不适宜搞快速扩张。明年、后年,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经营风险慢慢就会暴露出来。

  《华夏时报》:红岭创投跟当时的红岭私募有什么关系?

  周世平:深圳红岭路有家证券交易场所,当年是比较活跃的,在老股民心中带点传奇色彩。我是老股民,我公司开在红岭路旁边,当时就借了红岭这两个字。现在我们网站好多用户是从股民中过来的,他们看到红岭这个名字就有种亲切感。

  我当时不是想做P2P,而是想利用这个平台找一拨好的企业,以股权投资为主,将来可能和资本市场结合起来做成一个完整产业链,我是这样考虑的。

  《华夏时报》:你的第一拨客户是你炒股时期的追随者?

  周世平:我是1993年开始做股票,前期个人做,后期我主动带领大家一起做。20多年了,大部分客户还是相信我,他们知道我的为人。成立红岭创投后,我对客户说,以前我推荐股票,你把赚的钱提成给我,现在我不要提成了,你把赚的钱投到红岭创投的项目上来吧。第一批客户就是通过这种形式发展起来的,后来再慢慢进来很多投资人。

  红岭创投从一定意义上讲是我个人品牌先行带动公司发展,公司达到一定规模以后通过规范化来运营公司的品牌。我们有一个网络社区,有时我会在网上跟投资者去交流、去回应。并且我办公地点是公开的,电话是公开的,投资人随时可以到公司来考察。现在公司交易总额在1200多亿元,注册用户88万、活跃用户在30 多万。

  《华夏时报》:红岭创投跟一般P2P公司的经营模式一样吗?

  周世平:我们跟其他P2P公司真的不太一样。我们刚开始不做一般意义上的P2P,未来的定位也跟P2P差的很远,将来以债权+股权的形式结合起来支持实体经济,我们会通过完整的产业生态链来降低自身风险。

  现在国内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好多公司债务杠杆是偏高的,过高的债务杠杠使得一些老板根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经营他的企业,大部分精力花在怎么融钱方面。我们的理念是为企业做好融资服务,使做实业的老板们精力集中起来发展企业,这是我们的初衷。

  我们现在重点做股权和债权。在一级市场投股权,我们提供低成本融资给企业,少量介入公司股权,一般不会拿太多股权,给企业经营者更大动力一起把蛋糕做大。到最后我们分了一小块,真正获利还是企业经营方。

  我们大部分资金投向了房地产债权,房地产有项目,我们通过银行去做一些抵押物,抵押物放在银行,我们通过银行把资金放给房地产商,银行做个委贷。

  P2P可能只是一个补充,因为它对企业来说是一个低成本融资的渠道。P2P的平台利润很低,债权方面我们也是微利或者是获利很少,股权方面通过五六年培育,股权价值有可能翻几倍,这部分利润比较大。

  《华夏时报》:在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不断的负面信息中,你们是怎么赢得客户的?

  周世平:我们门店不多,门店只是一个形象宣传用的,它为我们带来的客户不是太多,我们在线上也没有太多推广。我们的客户增长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做得早,在投资者心目当中口碑比较好,大部分客户是口口相传的自然增长。

  其次,就是我们的信息公开透明,投资人信任我们。我们有一个社区,可以把公司和个人的优点、缺点都充分暴露出来,包括公司负面也第一时间展示在社区里面。去年我们有1个亿坏账,我们主动给报出来了。2012年税务来检查我们,我们也主动发帖出来。通过这么多年的实践,我们发现只要你把真实情况展现给投资人,他反而更加信任你。他不担心你跑路,不担心你负面东西,他担心你隐瞒情况。是否是负面信息,这个负面信息对公司影响有多大,投资人自己会判断的。

  《华夏时报》:除去一些平台主观作恶因素造成的假标和虚标外,如何防范内外勾结造成的不实资产标的?

  周世平:我们都是真实标的,但是也有这么几种情况需要防范,一是防范借款人有可能存在抵押物高估,二是防范借款人隐藏债务。那种通过互联网进行包装,把所谓高利贷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显性化的做法在红岭创投是行不通的。

  红岭创投有很严格的内控机制。首先,我们把项目信息公开,全国各地的投资者都可能起到监督作用;其次,我们在董事会下面成立一个稽核部,我们请经侦、法院、检察院过来做一些监督;其三,我们有专门举报渠道,可以直接举报到董事长这里。

  《华夏时报》:项目标的在分公司层面上,风控是怎样做的?

  周世平:我们聘请了50多位银行行长在我们分公司任职,由他们在当地组建分公司为我们寻找优质项目。他们通过线下评估考察,然后把这些标的提交给总公司,经过总公司审贷会通过以后,再通过银行去做抵押物,才能把一单借款放下去。这些银行行长手上客户资源比较多,在当地也了解情况,另外他们在银行待久了,风控管理经验也是比较足的。

  《华夏时报》:相比红岭创投1200多亿的经营规模,为什么公司的利润却不多?

  周世平:6年多我们也就做到1200个亿,但有的公司一年下来就能做3000个亿。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滞后,这种行业不适宜搞快速扩张。明年、后年,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经营风险慢慢就会暴露出来。后面要跑路的大多是经营风险,这可能与之前的恶意跑路不同。

  我们的利润确实不高,只有2000多万元,主要原因是垫付成本比较高,我们平台做这么大规模也仅仅是微利润。回款有个周期,有的企业要滞后还款,我们到期以后先垫付给投资人。这块成本比较影响我们盈利。


世行也建议中国延迟退休:未富先老

世界银行发出警告,到2040年中国的劳动人口将减少逾10%,中国将面临“未富先老”的风险。

2015-12-18

  • 世行也建议中国延迟退休:未富先老
  • 2015-12-18
P2P将实行负面清单制 监管细则明年落地

希望监管细则尽快的落地,将那些害群之马t出行业,还新行业一个朗朗乾坤。

2015-12-18

  • P2P将实行负面清单制 监管细则明年落地
  • 2015-12-18
郭广昌回归出席复星年会 主题:生长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出席了今年早上8:30开始的复星集团2016年年会,并发表了主题为“复星组织的自我生长”的演讲。

2015-12-18

  • 郭广昌回归出席复星年会 主题:生长
  • 2015-12-18
e租宝们捅出的窟窿该由谁买单?

华尔街有句格言:贪婪和恐惧,这两种力量推动着市场。而在泛亚和e租宝事件身后,除了加强政府监管、提高行业自律、增大犯罪成本之外,投资人是否该为自己的贪婪和侥幸心理付出一定的学费?

2015-12-18

  • e租宝们捅出的窟窿该由谁买单?
  • 2015-12-18
【投融资】风投:科技初创公司等待上市时间过长

未来将会有一些初创公司后悔当年没有在公开市场发行股票,反而是选择了通过高估值在私有市场进行融资。

2015-12-18

  • 【投融资】风投:科技初创公司等待上市时间过长
  • 2015-12-18